1/1390页 共41687

辽宁省博物馆藏《曹娥诔辞卷》考释

时间:2019-8-16 文章来源:亚博有官网吗中国

  《曹娥诔辞卷》,绢本墨迹,纵32.5厘米, 横54.3厘米,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该卷是 升平二年(358)抄录的东汉度尚为烈女曹娥所作的诔辞全文。书心有“东晋升平二年”署 款,故此帖又名《升平帖》。自宋至清对作者 一直有王羲之与东晋佚名书家两种观点,今多 取后者。

[东晋]佚名 曹娥诔辞卷 32.5×54.3cm 绢本 辽宁省博物馆藏

  此卷作品画芯上有梁武帝时期徐僧权、唐 怀充、满骞押署,亦有唐代怀素、韩愈、冯审、 刘钧、王仲伦等唐代名士于“栏道边”的题记, 卷末还有宋高宗赵构,元代虞集、赵孟頫、郭 天锡、乔篑成、黄石翁、康里巎巎、宋本,明代蒋惠,清代康熙、沈荃、高士奇、赵礼用的题跋, 洋洋大观,极具史料价值。

  此卷涉及时间跨度较大,通过对此卷相关 押署、题记、跋文梳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 此作品及中国早期书画亚博有官网吗的鉴藏发展史。

一、《曹娥诔辞卷》南朝押署及唐代题记

1、满骞、怀充、僧权共同押署

  《曹娥诔辞卷》中满骞、怀充、僧权押署 出现在卷末,满骞在上,怀充、僧权并列在下, 且满骞押署比僧权、怀充押署大了几近一倍。 除此之外,僧权的押署出现两次,分别在卷首 和卷末。 满骞、怀充、僧权都是南朝梁武帝(502- 549在位)时期内府的鉴藏家。唐张怀瓘《二王 等书录》载:

  梁武帝尤好图书,搜访天下,大有所获, 以旧装坚强,字有损坏。天监中,敕朱异、徐 僧权、唐怀充、姚怀珍、沈炽文析而装之,更 加题检。二王书大凡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 卷,并珊瑚轴,织成带、金题玉躞。①

  梁武帝收藏了大量的书画,仅“二王”的 书迹就有“七十八帙,七百六十七卷”。为了对这些书画进行修复、鉴定和整理,他组建了一 个“文物鉴定小组”,负责为其鉴定书画作品。 他们分别是朱异、徐僧权、唐怀充、姚怀珍、沈 炽文,其中以徐僧权最为知名,内府的大量书 迹都由他亲手装裱。

  窦臮撰、窦蒙注《述书赋》卷下云:

  押署则纵,僧权似长松挂剑,满骞如 盘石卧虎(徐僧权,中山人。满骞,富阳人)。 繁多乃怀充、怀珍,稀少乃延祖、胤祖(唐怀 充,晋昌人。姚怀珍,武康人。陈延祖,长 城人。范胤祖,顺阳人)。炽文时有,何妥近 睹。虽正姓名,美其傲古。恨连书于至宝, 无尺牍之行伍(沈炽文,武康人。何妥,外国 人。翊子,梁中书侍郎,名作当时书证)。②

  由此可见,窦臮所在的唐代留存的古代法 帖数目应该不少。 与米芾齐名的北宋书法家薛绍彭亦有诗 《秘阁观书》,推重怀充、僧权、满骞的押署:

  “南朝妙鉴各题检,怀充在后前僧权。争妍取 势押缝尾,磐石卧虎推满骞。”

  张彦远《法书要录》十卷载:

  末为右军书记一卷,凡王羲之帖 四百六十五。附王献之帖十七,皆具为释文。③

  《右军书记》收录王羲之作品465件。在辑录王羲之帖目内容的同时,有的条目下加入以小字书写的有关法帖形态的其他内容,主要包括校勘、行数、印记、书体以及押署。其中被记录带有押署的帖目有23处,包含了唐怀充、徐僧权、姚怀珍、禇映、徐浩、君清(倩)、玠、胡 英、刘信、韩滉、哲、弟、禇遂良、姜珍、钟绍京 的押署。其中,唐怀充与徐僧权、满骞押署同 时出现的,一是《万岁通天帖》,一是《曹娥诔 辞卷》。但两者略有不同,《万岁通天帖》中, 三者押署分别在不同的书作中,而《曹娥诔辞 卷》在同一书卷中;《万岁通天帖》中,满骞押 署和姚怀珍的押署大小基本一致,《曹娥诔辞 卷》中,满骞押署比僧权、怀充押署大了几近一 倍;《万岁通天帖》为唐摹本,《曹娥诔辞卷》 为黑迹本。

2、《曹娥诔辞卷》中的唐人题记

  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292载:

  晋、宋人墨迹多是吊丧、问疾书简,唐贞观中购求前世墨迹甚严,非吊丧、问疾书 迹皆入内府,士大夫家所存,皆是朝廷所不 取者,所以流传至今。④

  唐代内府购求前世墨迹的要求很严格,像 《曹娥诔辞卷》这样的吊丧类书迹是内府不 取者,所以流失到了士大夫家中。

  《曹娥诔辞卷》卷后乔篑成在题跋中也记 录了唐代名士在鉴赏《曹娥诔辞卷》后留下题 记的证据,他用《绍兴装褫格范》举证云:

  “晋唐以来法书,唐名士于栏道边及前后题跋。”

  《曹娥诔辞卷》画芯中除了有书写者的自跋和南朝梁武帝内府唐怀充、徐僧权、满骞三 位鉴藏家的押署以外,还有唐代“大历”“元 和”“开成”“会昌”等年号,其中仅唐代名士 题记就有七处,笔者按照年代排列如下(其中 第七项不详)。

  (1)参军刘钧题此世之罕物。吏龙门县令王仲伦借观。大历二年(767),岁次己未 二月辛未朔三日癸酉,百姓唐尚客奉县令韩绍处命题。

  按:大历二年为唐代宗睿文孝武皇帝年 号,干支纪年为丁未羊年。而此处为己未,是否 为误,不得而知。

  (2)有唐大历三年(768)秋九月望,沙 门怀素藏真题。

  《曹娥诔辞卷》怀素题记在正文倒数第四 行“雍题文云”下方空白处,《三希堂法帖》第 二册将其平移至“升平二年八月十五日”之后。 这与其它刻本有所不同,但内容大体无异。今见 《中国书法全集·孙过庭张旭怀素》载《曹娥碑跋》墨迹怀素题记与《石渠宝笈》养心殿所 载释文有异:《中国书法全集·孙过庭张旭怀 素》释为“有唐大历二年秋九月望,沙门怀素 藏真题”,《石渠宝笈》释为“大历三年(768) 秋九月三日,沙门怀素藏真题”。《曹娥诔辞 卷》与此两版本不同的是,前者怀素题记为一 行书写,后两者为两行书写,疑为排版编辑时 将一列裁为二列。

  《中国书法全集·孙过庭张旭怀素》卷载:

  大历二年丁未,四月,徐浩以御史大夫 衔,出为岭南节度使、广州刺史。……下半 年初,怀素自衡州南下,赴广州谒徐浩。九月,怀素观《曹娥诔》并题跋。苏涣、戴书 伦、卢收作《怀素上人草书歌》。李阳冰书 《三坟记》。

  大历三年戊申,代宗召李泌入京,欲用 为相,泌不允。幽州将领朱希彩、朱泚、朱 滔等杀节度使李怀仙。希彩自任留后,朝廷 被迫同意,旋任为节度使。十月,徐浩解岭 南任。怀素自广州北迁,客潭州(今湖南长沙),见知于刺史张谓,谓为赋诗。颜真卿书 《书马伏波语》。李昂撰《李邕墓志》。

  大历四年,二月,张谓自潭州入朝,任 左庶子。……春,用张谓引荐,怀素北上长 安。路经越州(今湖北孝感)时,遇马云奇, 马云奇为作《怀素草书上人歌》。怀素《高 坐帖》或书于是年。⑤

  据《旧唐书·代宗纪》载⑥:

  大历二年四 月,“以工部待郎徐浩为广州刺史,岭南节度 观察使。”又大历三年十月,“以京兆尹李勉为 广州刺史,充岭南节度史”。故怀素拜谒徐浩, 时在大历二年四月之后,大历三年十月之前。

  比对《石渠宝笈》与《中国书法全集·孙 过庭张旭怀素》所载释文,根据《曹娥诔辞 卷》所载元和元年和元和四年题记,可以推 断,此则怀素题记可能在衡州赴广州途中在永 州所题,也可能是大历三年从广州回潭州游玩 途中过永州所题。从大历二年二月龙门县令借 观来看,怀素题跋的时间在大历二年则显得有 些仓促,显然为大历三年更为合理。

  (3)进士卢弘礼、同进士柳宗直来古 □,元和元年(806)三月十四日,宗直留题于卷。永州刺史冯叙、刑部员外郎孟简次日 同来看书。国子博士韩愈、赵玄遇、着作佐 郎樊宗师、处士卢同观。元和四年(809)五 月二十日,退之题。

  纵观此段题记,风格前后统一,天籁自然,神姿飞动,结构谨严,应系出自一人之手, 且应该是在元和四年或者以后的时间里一次 性书写而成。这种情况与《曹娥诔辞卷》正文后边的“汉议郎蔡邕闻之来观,夜暗,手摸其 文而读之,邕题文云:黄绢幼妇,外孙齑臼。 又云:三百年后碑冢当堕江中,当堕不堕逢王叵”如出一辙,应系后人抄录题记。而此段题跋中前段提到“宗直留题于卷”,中段“次日”,后段“退之题”,应该是三次鉴赏的记事无疑。

  王元军在《〈曹娥碑〉墨迹唐人柳宗直题 记小考》中认为此则《曹娥碑》题记是柳宗直所记,他还引用柳宗元的《祭弟宗直文》云:“汝墨法绝代,知音尚稀。”意思是说柳宗直善书,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向世人展示。王元军也认为,柳宗元纪念其弟,属于溢美之辞。笔者不认同王元军关于此题记为柳宗直所题之 观点,理由有二:

  一是柳宗直题《华严岩题记》拓本显示, 柳宗直的书法风格与题记风格迥异。柳宗直书 法与柳公权楷书一脉相承。柳宗直题《华严岩 题记》与《曹娥诔辞卷》的题记相差仅仅六七 天的时间—《金石萃编》卷一〇五收《柳宗 直等华严岩题名》云:

  “永州刺史冯叙、永州员外司马柳宗元、永州员外司户军柴察、进士卢 弘礼、进士柳宗直。元和元年三月八日直题。”

  因此风格差距显然不会这么大。

  二是此段题记的行文方式不足以证明 是柳宗直写,而是第三者的记述语气。如果说 “三月十四日,宗直留题于卷”没有问题,“次 日同来看书”又作何解?即有可能是柳宗直看 完后就记下这件事,次日,冯叙、孟简再来看书,藏家把这件事记下来,当然要请像韩愈这 样的大文豪来题。如此,这则题记的文字才能 说得通。

  宋朱长文《续书断》卷下也列韩愈书法入 “能品”,称:“退之虽不学书,而天骨劲健,自 有高处,非众人所可及。”启功《韩退之遗墨 记》云:

  按世行公书狂草大字, 率出展转翻摹, 点画纠结,无复笔意可寻。真伪乃更难定。惟 世传星凤楼与宋刻群玉堂二贴所收题名,最湛征信。星凤刻本三行, 其后有缺失,盖所 据之本有残佚。群玉堂刻本无名小人楷曹 娥碑卷,眉端有韩公小字题名,自左而右。 当时墨迹有所剥蚀,故字有缺笔,然文词固可读也。曹娥碑别有绢本一卷.绢丝残损更 甚,文与此同。

  从侧面应证了韩愈题记的真实性。

  (4)元和十年(815)十月二日观,冯审 字退思。

  冯审(770-856),东阳人。贞元十二年 (796)登进士第,累辟使府。入为监察御史, 累迁至兵部郎中。开成三年(838),迁谏议大 夫。后出为桂州刺史、桂管观察使,入为国子 祭酒。国子监有《孔子碑》,睿宗篆额,加“大 周”两字,盖武后时篆也。审请琢去伪号,复 “大唐”字,从之。咸通中,卒于秘书监。

  (5)开成四年(839)七月廿九日,刺史 杨汉公记。

  杨汉公,字用义,唐虢州弘农(今河南省 灵宝市)人。杨虞卿胞弟。始任兴元府(今陕 西省南郑县)李绛手下幕府,李绛因罪死,未 受株连,升任户部郎中、史馆撰修,后改任司 封郎中。大和九年(835)受杨虞卿案株连,降 为舒州(今安徽省潜山县)刺史。后历任湖(今 浙江省吴兴县)、亳(今安徽省亳县)、苏(今 江苏省苏州市)三州刺史,旋升浙江观察使, 转任户部侍郎,又任荆南节度使,回朝任工部 尚书。因被人弹劾他在任荆南节度使期间有 贪赃行为,被降为秘书监。不久又转任国子祭 酒。米芾《书史》云:“唐湖州刺史杨汉公书有 钟法。”

  (6)会昌五年(845)三月廿八日,翰林 学士韦琮,将仕郎李□同观。

  韦琮,唐京兆杜陵人。字礼玉,韦乾度子。 进士及第,累迁殿中侍御史、太常博士。武宗 会昌二年(842),自起居舍人、史馆修撰充翰 林学士,历司勋、兵部二员外郎、兵部郎中、中 书舍人、户部侍郎。宣宗大中元年(847),以中 书侍郎同平章事,迁门下侍郎兼礼部尚书,次 年,罢为太子宾客分司,卒。

  (7)癸酉岁九月六□(又),句章令 (不详)

  《曹娥诔辞卷》中怀素、韩愈、冯审、杨汉公、韦琮等人的题记,极大地丰富了《曹娥诔 辞卷》在唐代的雅集鉴赏活动,亦是为研究唐 代书法题记找到了突破口,为书画鉴藏从押 署、题记到题跋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二、《曹娥诔辞卷》宋元以后题跋

1.《曹娥诔辞卷》宋代题跋

宋高宗跋《曹娥诔辞卷》云:

  右度尚《曹娥诔辞卷》,蔡邕所谓“黄 绢幼妇,外孙齑臼”者也。虽不知为谁氏书, 然纤劲清丽,非晋人不能至此。其间草字一 行,则浮图怀素题识也。自古高才绝艺而隐 没无闻于世者多矣,岂独书耶!损斋书。

  赵构《翰墨志》载:

  余自魏晋以来至六朝笔法,无不临摹 ……余每得右军或数行、或数字,手之不置。 初若食口,喉间少甘则已,末则如食橄榄,真 味久愈在也,故尤不忘于心手……凡五十年 间,非大利害相妨,未始一日舍笔墨。⑦

  方爱龙在《赵构书法评传》中写道:

  赵构在位期间,大量的作品均为纯正 的小楷,其笔法精神受王羲之《乐毅论》、 王献之《洛神赋》和曾在绍兴内府的晋人绢 本墨迹《曹娥诔辞卷》等影响特别大。⑧

  赵构精于书法,醉心魏晋以来至六朝书法,对王羲之书法更是不忘于心手。善真、行、 草书,笔法洒脱婉丽,自然流畅,颇得晋人神 韵。着有《翰墨志》,传世墨迹有《草书洛神 赋》等。

  《中国书法全集—宋辽金之赵构、陆 游、朱熹、范成大、张即之》卷载:

  绍兴二十八年(1158),赵构五十二岁。 在临安。是年,始下诏于行在曾筑禁城。 十一月,禁中“损斋”成,高宗“屏去声色 玩好,置经史古书其中,朝夕燕坐”,并亲书 “损斋”二大字,亲洒宸翰作《损斋记》以自警;《记》后左仆射沈该以下联名。旋以《损 斋记》墨本分赐近臣。

  绍兴二十九年(1159),赵构五十三岁。 在临安。七月二十四日,与群臣论书曰:“朕 颇留意翰墨,至今不倦。在唐惟太宗好‘二 王书’,士大夫翕然相尚,如欧、虞、褚、薛 皆有可观。朕有旧藏文皇数帖,其间有‘好 谦自牧,上畏天,下畏群臣’等语,不惟字 画可喜,其用心可为后世矜式。”右仆射汤 思退请以御书《戒骄惰》《禁赂遗》二诏 刊石政事堂,以墨本颁中外臣僚,使出入观 省。诏可许之。约是年前后,有《跋〈曹娥诔 辞〉》后,署“损斋书”。⑨

  以上可知,“损斋”于绍兴二十八年 (1158)十一月建成,作为宗高宗“屏去声色 玩好,置经史古书其中,朝夕燕坐”读书游息 之室。绍兴二十九年(1159)七月,高宗与群臣 论书,《跋〈曹娥诔辞〉》后,署“损斋书”。可 以确定《跋〈曹娥诔辞〉》是在绍兴二十九年前 后、高宗五十三岁时所书。

2.《曹娥诔辞卷》元代诸家题跋

  《曹娥诔辞卷》后元代诸家题跋,按现在 的装裱顺序分别是虞集(天历二年,奉敕书)、 赵孟頫、郭天锡,乔篑成,黄石翁、虞集(泰定 五年正月十日,天历元年,集题)、康里子山、 宋本、虞集(集三记)、虞集(天历三年,集四 题)、佚名。其中,虞集题跋有四,从年代来看, 第一二次题跋顺序前后颠倒,应是重新装裱时 所致。 从接纸来看,《曹娥诔辞卷》卷末题跋部分共八纸拼接而成,第一纸高宗、虞集题跋 (天历二年,奉敕书),第二纸赵孟頫、郭天锡 题跋,第三纸乔篑成题跋,第四纸黄石翁、虞 集、康里子山、宋本题跋,第五纸虞集题跋,第 六纸蒋惠、康熙题跋(蒋惠题跋压两纸),第 七纸沈荃、高士奇题跋,第八纸赵礼用题跋。 从蒋惠题跋压在两张的痕迹上来推断,《曹娥 诔辞卷》应该是在明代以前装裱的。 其中,第二纸(赵孟頫、郭天锡题跋一纸) 与第三纸(乔篑成题跋一纸)、第四纸(黄石 翁、虞集、康里子山、宋本题跋一纸)、第五纸 (虞集跋一纸)之间有骑缝印,先后顺序依次 是乔氏(朱)、柯氏敬仲(朱)、敬仲书印(朱)、 仁斋(白)、柯氏真赏(朱)、丹丘生(白)。

  (1)赵孟頫跋《曹娥诔辞卷》云:

  曹娥碑正书第一,欲学书者不可无一善 刻,况得其真迹,又有思陵书在右乎?右之 藏室中,夜有神光,烛人者非此其何物耶? 吴兴赵孟頫书。”

  赵构被尊为“中兴之主”。卒后,葬于会 稽(今绍兴)之永思陵,故后人尊称“思陵”, 庙号“高宗”。此处“思陵书在右”,即是指 赵构(损斋)的题跋。右之,即“佑之”郭天锡 (1227-1302),元着名书法家、收藏家。可见, 此跋应是赵孟頫应郭天锡之嘱所作。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道 人,又号水晶宫道人、鸥波,中年曾署孟俯。浙 江吴兴(今浙江湖州)人。宋灭后,遗民中与赵 孟頫有着密切关系的,如周密、仇远、白珽、牟 巘、郭天锡、王芝、乔篑成、郭北山等文士陆续来杭,其中多有书画家和收藏家,他们延续了 宋代汉人的文化方式,时有文酒之会于西子湖上,观书、赏玩,赋诗唱和:

  至元二十年(1283),赵孟頫三十四岁。 春,孟頫至大都得士祖心喜。时与朝臣议 钞法,力排异意,因议者以其为宋裔难之, 故不果。三月,奉命离京南下。至浙江崇德 为友人陈君题张景亮去岁属《千字文草书 卷》。六月,任奉训大夫,兵部郎中,总管全 国驿置费用事。偕尚收刘宣出赴江南,问江 浙行省丞相慢令之罪。是月,应鲜于枢之请 作小楷《鲜于府君墓志铭》。八月,于杭州 会周密,为题晋王献之《保母碑》。又于九月 前小楷跋《曹娥碑墨迹》。九月七日,跋王 羲之《大道帖》。秋,与牟应龙会于东阳八 咏楼,赋诗抒怀。⑩

  至元二十六年(1289)秋,赵孟頫在大都 给曾在杭州的友人王子庆(芝)去信一封,提出 “向使书学二王,忠节似颜,亦复何伤”的书坛 纲领性宣言,以此抵御来自北方辽金遗风格格 不入的现象。

  (2)郭天锡跋《曹娥诔辞卷》云:

   跋逸少《升平帖》后。晋史称王逸少 书,暮年方妙。此帖升平二年书,距其终才 三载,正暮年迹也。故结字比《乐毅》《告 誓》诸帖尤古质,殊类钟元常,浑浑然有篆 籀意,非遇真赏未易遽识也,长睿父题。至 元丁亥九月望日癸卯,金城郭天锡佑之谨录于后。

  《宋史》载:黄伯思,字长睿,其远祖自光 州固始徙闽,为邵武人……伯思好古文奇字, 洛下公卿家商、周、秦、汉彝器款识,研究字画 体制,悉能辨正是非,道其本末,遂以古文名 家,凡字书讨论备尽。着有书论《东观余论》。 此跋为郭天锡录黄伯思题《曹娥碑题记》。

  郭天锡即赵孟頫跋中“右之”,字佑之,号北山,大同人。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任镇江 路判官。郭天锡与赵孟頫、鲜于枢、乔篑成等 交往甚密。 赵孟頫除了为郭天锡题《曹娥诔辞卷》 外,至元二十九年(1292),他还为郭天锡跋 《唐欧阳询梦奠帖》。郭天锡还从赵孟頫手中索来了《王献之保母帖》,赵孟頫亦有跋曰: “吾旧駏此保母帖。郭佑之从吾求。乃辍以与 之,不意十五年后重视之。”

  (3)乔篑成跋《曹娥诔辞卷》云:

  右小楷《曹娥碑》,黄长睿跋云:逸少 升平二年书,距其终才三载,正暮年迹也。 故结字比《乐毅》《告誓》诸帖古质,非真 赏者未易识也。又前人品,作魏邯郸淳之 书,于字文边有唐国子博士韩愈、赵元遇, 着作佐郎樊宗师,处士卢仝并翰林学士韦 琮、刺史杨汉公、参军刘钧诸公题名,其余 名士尚多,是可谓聚德星也。又诔文空行间 僧怀素小草题志,特豪纵妙绝,考之《绍兴 装褫格范》云:晋唐以来法书,唐名士于栏 道边及前后题跋。盖所论正与此合。然法书 宝玩,诚为世之尤物,而乃以侵字题记者, 则似亦少缺,贵惜也。卷后高宗题曰:度尚 诔辞,虽不知为谁氏书,然纤劲清丽,非晋人 不能至此。以绍兴内府图书四角印之,又古 印章数处而磨灭难辨,并唐怀允、徐僧权署 名,法当第为上上神品。此书韩侂胄家故物, 已尝刻诸石,今并入《群玉帖》中,因念余平 生获阅书画不啻数百千轴,惟六朝者尽六种 耳。而谢稚《三牛》、展子《北齐后主幸 晋阳宫》及余家陆探微《降灵文殊》是其三 也,而以书中但逸少《子鸾》《关中》二帖, 今《曹娥碑》继此一也。由是观之,则世间 文物向不知兵烬几经,今存之者尚能几何 耶?而好事家岂得不为之贵乎?本理问官郭 公佑之家物,佑之没十有余年而散落于他 门,余访求购得之。噫!物之兴衰,固有数 焉,又何?但此而已。姑述其出处、流转之云 耳。龙集癸丑十月望日,燕山乔篑成仲山父 书于钱唐客舍。惜。

  从乔篑成跋文可知,他对《曹娥诔辞卷》 的评价甚高,认为这件作品可谓“聚德星”,是 “上上神品”。他提到,《曹娥碑》据宋高宗跋 为度尚作文,原碑文为魏邯郸淳所书;黄长睿 认为系“逸少升平二年书”并有唐名士于栏道 中题跋,并以《绍兴装褫格范》考证唐名士题 跋的可能性;他还介绍了此件作品流转情况, 《曹娥诔辞卷》原为韩侂胄家故物,并已刻 石,并入《群玉帖》中,后归郭天锡,但因家道 中落,散落于他处,他四处访求以购得。

  (4)黄石翁跋《曹娥诔辞卷》云:

  《曹娥碑》石刻善本,亦未易得。此卷 乃在澹轩秘箧,如岳阳楼亲见洞宾,觉人间 画本俱不类。澹轩十袭珍之。黄石翁书。

  关于黄石翁中澹轩的考证,笔者在元代 发现两个与澹轩有关的记载:

  一是,元牟巘撰 陵阳集卷十一有载《澹轩记》一文,其中有载: “燕山乔侯扁所居轩曰澹……”该文结尾云: “澹轩乔侯名篑成字仲山云。”

  二是,《中国书 画全书》第二册《图绘宝鉴》卷五载: 王渊,字若水,号澹轩,杭人。幼习丹 青,赵文敏公多指教之,故所画皆师古人, 无一笔院体。山水画师郭熙,花鸟师黄筌, 人物师唐人,一一精妙。尤精水墨花鸟竹 石,当代绝艺也。

  结合《曹娥诔辞卷》题跋,可知此处黄石 翁跋中所记“澹轩”应为乔篑成。

  黄石翁,生卒年不详,字伯玉,号狷叟,又 号松瀑。道士,好学多闻,性狷介。与袁桷,张雨相友善,卒年近六十。柯九思藏《定武兰亭》 有黄石翁跋,可见黄石翁亦与柯九思有交游之 谊,亦可证此卷黄石翁题跋时,此卷已入柯九 思手中。

  (5)虞集一跋《曹娥诔辞卷》云:

  近世书法殆绝,政以不见古人真墨故 也。此卷有萧梁李唐诸名士题识,传世可 考。宋思陵又亲为鉴赏,于今又二百余年,次 第而观,益知古人名世万万不可及。噫,圣 贤传心之妙,寄诸文字者,精审极矣。万世 之下,人得而读之,然犹不足以神诣万一。 天台柯敬仲藏此,安得人人而见之。世必有天资超卓,追造往古之遗者,其庶几乎。泰 定五年正月十日,翰林直学士奉议大夫知制 诰同修国史经筵官蜀郡虞集、朝列大夫礼部 郎中前进士蓟丘宋本、奉训大夫太常博士 遂宁谢端、本之弟从仕郎翰林国史院编修 官褧、侍仪舍人蜀郡林宇同观,集题。谢公 延佑戊午进士,小宋泰定甲子进士。

  虞集二跋《曹娥诔辞卷》云: 右曹娥碑真迹正书第一,尝藏宋德寿 宫。天历二年四月己酉,上御奎章阁,阅图书 以赐阁参书柯九思。奎章阁侍书学士翰林直 学士亚中大夫知制诰同修国史兼经筵官国 子祭酒臣虞集奉敕书。

  虞集三跋《曹娥诔辞卷》云:

  集比岁辄从敬仲求此一观,上开奎章, 此卷已入内府。上善九思鉴辨复以赐之,仍 命集题,阁下同观者,大学士忽都鲁弥、实 承制李泂、供奉李讷、参书雅琥、授经郎揭 傒斯、掾林宇、甘立,集三记。九思敬仲名。

  虞集四跋《曹娥诔辞卷》云:

  金源纥石烈希、元武夷詹天麟、长沙欧 阳元、燕山王遇天历三年正月廿五日丁丑同 观,是日贺敬仲有鉴书博士之命,又记云:天 下惟理,无对物则有万殊之辨矣,敬仲家无 此书,何以鉴天下之书耶,集四题,天历庚午 正月廿七日参书雅琥、经筵检讨白守忠、高 存诚同观,集之子冏侍后。

  泰定五年(1328)二月,改元致和。九月, 图帖睦儿在上都即位,是为元文宗,改元天 历。丞相倒刺沙拥立阿速吉八(九岁)为帝, 即位上都,改元天顺。上都、大都两政权并 立。通过虞集四段题跋可知,天历元年,虞集 在柯九思处鉴赏了《曹娥诔辞卷》;天历二年 (1329)三月,“建奎章阁于大内”,《曹娥诔 辞卷》进入内府,帖内有“天历之宝”之印。四 月,文宗帝亲临奎章阁鉴赏书画,知柯九思精 于书画鉴定,于是赐给了柯九思,并命虞集题 记以载此事。天历三年(1330)正月廿五日丁 丑,虞集再次提到此事,并且特别提到了集之 子囧,也就是虞集的儿子虞囧也陪同鉴赏了这 件作品。

  (6)康里巎巎跋《曹娥诔辞卷》云:

康里巎巎、逐□曾同观于柯氏玉文堂,子 山书。

  康里巎巎(1295-1345),字子山,号正斋、恕斋,康里(今属新疆)人,元代书法家。

  (7)宋本跋《曹娥诔辞卷》云:

  天历二年春正月九日,吏部侍郎宋本、 翰林修撰谢端、太常博士王守诚、太常奉 礼郎简正理、着作佐郎契玉立、侍仪舍人林 宇、太常太祝赵期颐,同观于典瑞院都事柯 九思家。尤物世有终身不得见者,本独与谢 林二君间岁一再见,非幸耶。是日,期而不 至者弟褧也。本又题。

  天历二年(1329)春正月九日,宋本与谢 端、林宇在一年后又在柯九思家鉴赏《曹娥诔 辞卷》,认为这样的世间尤物,难得一见,欣 喜之情,欣然再题。此时奎章阁尚在建设过程 中,宋本在跋中强调二度雅鉴《曹娥诔辞卷》, 可惜其弟宋褧期而不至。

  (8)佚名跋《曹娥诔辞卷》云:

  奎章阁初建,从六参书印文也,后阁升 正二参书,用五品印后文是也。

  关于此段跋文,《石渠宝笈》亦注为虞集所跋。从行文及书法风格来看,笔者认同此观点。

  综上,可知《曹娥诔辞卷》在宋元时期的流转情况大致是:宋高宗赵构(绍兴二十九年 七月,高宗与群臣论书,《跋〈曹娥诔辞〉》后, 署“损斋书”。绍兴三十二年(1162),高宗皇 帝赵构主“主动”禅位,移居新宫,并改名德寿 宫,《曹娥诔辞卷》等历代名迹进入南宋内府 之德寿宫)→韩侂胄(乔篑成跋语“此书韩侂 胄家故物”)→郭天锡(赵孟頫跋语“右之藏 室中,夜有神光”)→乔篑成(佑之没十有余年 而散落于他门,余访求购得之)→柯九思(集 比岁辄从敬仲求此一观)→奎章阁(上开奎 章,此卷已入内府)→柯九思(天历二年四月己 酉,上御奎章阁,阅图书以赐阁参书柯九思)。

三、《曹娥诔辞卷》明清题跋

1.《曹娥诔辞卷》明代题跋

  蒋惠跋《曹娥诔辞卷》云:

  予学书甫三十年,尝阅前代名笔。至于 《曹娥碑》,曾睹一二善刻。今复观其真迹, 则炫耀顿生,于眵昏矣。洪武己未正月季春 下澣,鄱阳蒋惠谨识。

  蒋惠之人,字贵和、季和。《饶州府志》 《鄱阳县志》均为贵和,《江西通志》为季和。

  《江西通志》卷八十九《上海旧政权建置 志》载:“蒋惠(生卒年不详),字季和,江西 鄱阳人。太祖征陈友谅于鄱阳,惠上书谒见遂 留参政务。洪武元年授广东行省左司员外, 迁礼部郎中坐事。洪武十一年(1378)华亭 知县。”

  《饶州府志》载:“蒋惠,字贵和,鄱阳 人。太祖征陈友谅于鄱阳,惠上书谒见,遂留 参政务。洪武元年,授广东行省左司员外,迁 礼部郎中。坐事左迁华亭知县,时旧令诬伏平 民李秀三等二十人为盗,惠察其枉,悉释之。密 授捕兵方略,获真盗马胡子八人,正其罪。民 颂之。后以钞本事去官。”

  《曹娥诔辞卷》后明代蒋惠所题跋的首列与虞集跋为一纸,第二行为另纸拼接。所以, 明代题跋的内容应该是续在元代柯九思装裱 的卷子上面,这一点应该确证无疑。帖内有明 韩世能及其子韩逢禧,以及王锡爵、王衡、王 时敏三代的印记,可见,此卷经蒋惠题跋以后再次流转。

2.《曹娥诔辞卷》清代题跋

  (1)康熙皇帝跋《曹娥诔辞卷》云:

  《曹娥碑》相传为晋右军将军王羲之 得意书。今睹真迹,笔势清圆秀劲,众美兼 备,古来楷法之精未有与之匹者。至今千余 年,神采生动,透出娟素之外。朕万几余暇, 披玩摹仿,觉晋人风味,宛在几案间,因书 数言识之。

  (2)沈荃跋《曹娥诔辞卷》云:

  康熙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奉敕赐翰 林院学士臣喇沙里、臣陈廷敬,詹事府詹事臣沈荃,侍读学士臣叶方蔼,侍讲学士臣张 英,观《曹娥碑》真迹。臣等仰瞻。皇上天 亶聪明,锐意典学,经史之暇,怡神翰墨,故 古迹应时而出,上佐宸览用光文治。臣等侍 从讲筵得观斯迹,不胜欣幸之至。谨奉敕恭 纪。臣沈荃书。”

  沈荃(1624-1684),字贞蕤,号绎堂,别号 充斋。江苏华亭人。清顺治九年(1652)探花, 授编修,累官詹事府詹事、翰林院侍读学士、礼 部侍郎。工书法,宗法米、董二家,深得康熙赏 识,“凡御制碑版及殿廷屏障御座箴铭,辄命 公书之”。《江南通志》评其“荃学行醇洁,书 法尤推独步”。卒谥文恪,着有《南帆咏》《充 斋集》等。

  (3)高士奇跋《曹娥诔辞卷》云:

康熙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刑部主事臣 刘源、内阁撰文中书臣高士奇奉刺审定真迹。

  高士奇(1645-1703),字澹人,号江村、瓶 庐,赐号竹窗。钱塘人。幼好学能文,以监生就 顺天乡试,充书写序班。以工书法,经明珠荐, 入内廷供奉,为康熙宠幸。累官詹事府录事, 内阁中书,翰林院侍讲、侍读,日讲起居注官, 詹事府少詹事,礼部侍郎等。谥文恪。能诗文书 法,精鉴赏考证,所藏书画甚富。着有《左传纪 事本末》《清吟堂集》《江村消夏录》《松亭行 纪》等。

  (4)赵礼用跋《曹娥诔辞卷》云:

五茸赵礼用观于居俟斋。

  赵礼用此跋未见出处,亦不知赵礼用者为何人,《石渠宝笈·养心殿四》亦载有此跋。米芾《道林诗帖》中有赵礼用的朱文印章 “赵礼用观”。五茸,春秋时吴王的猎场,又称 五茸城,在今上海市松江县西,松江别名茸城。

  四、小结 《曹娥诔辞卷》不但有南梁时期的押署, 亦有唐代名士的题记以及宋元以后诸家的题 跋,这在古代法帖历代题跋鉴定记录中极为罕 见,亦丰富了我们对于题跋的研究。

  今天看来,书画上同时有书画家本人的款 题和他人题跋是十分自然的事,但书画史上从 无款题到有款题到同时有他人的题跋,经历了 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曹娥诔辞卷》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形象具体的范本。其中涉 及的押署、题记、跋文,不仅具有真知灼见,而 且还是精美的书法作品,殊为难得。■

责任编辑:陈春晓

注释:

①张彦远《法书要录》卷三,唐张怀瓘《二王等书录》,人 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

②《历代书法论文选》,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年,第259页。

③张彦远《法书要录》卷十《右军书记》,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

④沈括《梦溪笔谈》,中华书局,2015年,第163页。

⑤刘正成《中国书法全集·孙过庭、怀素、张旭》卷,荣宝 斋出版社,1991年,第406页。

⑥《旧唐书》第二卷,中华书局,1975年,第286页。

⑦徐松《登科记考》卷十四,贞元十二年,中华书局,1984 年,第503页。

⑧《历代书法论文选》,第365页。

⑨刘正成、任平、方爱龙《中国书法全集·赵构、陆游、朱 熹、范成大、张即之》卷,荣宝斋出版社,2000年,第6页。

⑩刘正成《中国书法全集·赵孟頫》卷,荣宝斋出版社,2002年,第312页。

(原载:《中华书画家》杂志2019年第4期)